匣剑帷灯作品《共享妻子的幸福生活》主人公杨伟告诉你捐精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928
  • 来源:酷炫好书



小说《共享妻子的幸福生活》已在微信公众号“酷炫好书”火爆上线

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:kuxuanhaoshu

发送书号:3046,获取全部章节


1

人生是个诡局,任何精打细算,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万变。

 

二十三岁的杨伟一直感觉他的生活如一滩死水,缺乏变数,没有细节。

 

所以,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,他就做出了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:去医院捐ing。不为钱,只为了寻找一份刺激,为乏味的人生添一丝生动的颜色。

 

在因为匪夷所思的动机而做出这个匪夷所思的决定时,他不会想到,就是因为他这个一时头脑发热的荒唐决定,将他未来的生活带入了一个不可预知的诡局:香yan、错乱、荒谬、悖德,让他的人生充满了快意与刺激,新鲜和肉yu。

 

深南是一座快节奏的移民城市,人情淡漠。

 

杨伟不喜欢这座城市,但还是来到了这里。

 

他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充满悖论,而他也乐於用自己的一时冲动,为他的人生悖论再添几分荒唐论据。

 

他是傣族人,老家在西双版纳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山沟里,父母都是农民,家世背景极其简单。

 

在这样一个拼爹的年代里,有爹但却拼不起的杨伟,只能孤身一人到深南拼自个儿,希望能在很多年后,开着香车,带着美人,回老家光宗耀祖。

 

杨伟的工作还没有着落,但他并不着急。他的身上还有一些钱,是在毕业时他的校花女友萧月硬塞给他的。

 

萧月是杨伟大学同学,学的是表演艺术,被称为“史上最漂亮的交大之花”,被杨伟不慎采撷后,全校震动,认为好好一枝花被猪拱了。

 

说她被猪拱,不是因为杨伟不帅,而是因为杨伟太穷。

 

杨伟其实是个帅哥,一米八的个头,性格阳光、体魄健美。但在这三观错乱的年代里,美女傍款爷已成思维定势,跟了穷光蛋帅哥,只能算是被猪拱。

 

萧月的家境也很一般,父亲是个医生,母亲是个教师,在福建一个县级市里住着九十多平米的房子,算得上是标准的城市中产阶级,不富裕也不困窘。

 

毕业后,萧月拗不过家里,先回了老家,因为她爸爸已经在他们那里的电视台为她谋了一份差事。她对杨伟说要先去报到敷衍几个月,然后再找个理由辞职到深南陪他。

 

杨伟坚信萧月一定会履行她的诺言,会来深南陪他。

 

来到深南后,杨伟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跑到医院去捐jing。

 

在经过了极其复杂繁琐的体检过程后,杨伟把厚厚一摞检查单递给了一个女医生。

 

女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,身材气质都极好。

 

她翻看了下检查单,又看了眼杨伟,笑道:“没有问题,小夥子长得也不错,肯定能提供很优秀的jing子。”说着,有些ai昧地冲杨伟笑了笑,站起身递给他一张名片,说:“跟我来吧,我带你去取精室。我叫韩晓枫,这是我的名片,以后你要捐jing可以直接联系我。”

 

杨伟觉得“韩医生”三个字太职业化,跟美女医生的气质不相称,想了想,喊了声“韩姐”。

 

韩晓枫暧昧地看了杨伟一眼,笑道:“小夥儿人帅嘴甜,一定骗了不少女孩子吧?”

 

杨伟嬉皮笑脸地说“不多,也就百八十个”,逗得韩晓枫格格直笑,妩mei地白了他一眼,说:“你可真不是个好孩子,嘴巴太油。”

 

杨伟巴巴地跟在美女医生韩晓枫身后,看着她包裹在白大褂下,随着走动而不断扭动着的丰腴pi股,小腹升起一股热意,忍不住就想上去摸一把。但这里毕竟是医院,他还没那个胆子当众耍liu氓,只好咬牙忍了。

 

取精室不大,墙上挂着几幅luo体美女写真,还挂着一个液晶电视。一张床放在电视对面,粉红色的纱帐和床单看上去有些ai昧。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玻璃瓶。

 

韩晓枫站在床前,微笑着告诉杨伟可以通过手或者器械取jing,器械就在床头柜里;说如果觉得刺激不够,还可以打开电视看ji情片;又告诉杨伟说床头柜上的那个玻璃小瓶是用来装射出的jing液的,不能用手擦内壁免得污染;射jing的时候要尽量把所有jing液都射进玻璃瓶里;还嘱咐杨伟说,如果用手取jing,需要戴上一次性手套;末了又说了句:“还有什么不懂的,现在可以问我。”

 

杨伟见韩晓枫xing感迷人,忍不住起了调戏的心思,笑道:“我第一次做这种事,什么都不懂。你先告诉我,怎样用手取jing?”

 

韩晓枫ai昧地看了杨伟一眼,笑道:“真不懂?”

 

杨伟笑道:“我从小就是好孩子,五讲四美三热爱,只知道好好学习、天天向上,长大了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你说的这些都太专业,我真是一窍不通。”

 

韩晓枫狠狠白了杨伟一眼,道:“好,既然你不懂,那就让姐姐来教你:把裤子tuo了,露出男根来。”说着,自己先动手脱掉白大褂,露出里面穿着的粉红色吊带紧身短裙。短裙裙摆极短,刚好能包住pi股。她的双腿笔直修长,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脚上,蹬着一双很亮的黑色高跟亮光皮鞋。

 

脱掉白大褂后,韩晓枫又打开了液晶电视,电视里正在播放激烈的岛国爱情动作片,一男一女正在luo体捉对厮杀,呻yin叫chuang声不绝於耳。

 

看着xing感迷人的女医生,杨伟的下身顿时有了反应。他三下五除二褪掉裤子坐到床上,露出了雄伟硕大的男gen,足有二十厘米长,直挺挺、ying邦邦地翘着,狰狞的龙头顶在小腹上,一跳一跳的。

 

韩晓枫看着杨伟bo起的男gen有些脸红,笑道:“看不出,你还这么有料。”说着弯下腰,也不戴手套,就用自己柔软纤细的手,握住了杨伟坚挺的男gen,一只手上下套弄,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抚摸着杨伟的yin囊。

 

杨伟被韩晓枫套弄得极其舒服,忍不住呻yin出声,把手放到了韩晓枫的大腿上,隔着肉色丝袜轻轻抚mo。

 

韩晓枫并没阻止杨伟的轻bo,反而用抚摸杨伟yin囊的手,轻轻去按压他的龙头,结果舒服得杨伟一声呻yin,直接把手从韩晓枫短裙下伸了进去,一把抱住了她的pi股。

 

杨伟的手在韩晓枫的pi股上游走揉弄着,开始以为她没穿内ku,结果后来又摸到了一条带子,才知道韩晓枫穿的是丁字裤,心里一阵肉紧,居然用手把韩晓枫的裙摆完全撩了起来,露出了她穿着丁字裤近乎赤luo的下ti。

 

韩晓枫红着脸娇嗔了一句“讨厌”,还是没去阻止杨伟的liu氓行为,只是极富技巧地套弄着杨伟的男gen。

 

杨伟得到韩晓枫的纵容默许,胆子越来越大,一双不规矩的手在韩晓枫光滑细腻的pi股上到处游走,最后居然摸到了她的si处。

 

韩晓枫的si处一片湿润泥泞。

 

就在杨伟想把手指cha进她的身体的时候,韩晓枫却死死地绞紧了双腿,把他的手夹在腿间,红着脸喘息着摇头道:“不要。”

 

杨伟问:“为什么?”

 

韩晓枫咬着唇不说话,只是更紧地夹住了双腿。

 

杨伟无奈,只好从韩晓枫双腿间抽出手来,继续抚mo韩晓枫的大腿和pi股。

 

韩晓枫见他退让,松了口气,道:“这才是好孩子。快要忍不住射jing的时候提前说,姐姐要用玻璃瓶给你接住jing液。”

 

杨伟这时已经快要达到高chao,但他还是强忍住射jing的冲动,道:“好姐姐,让我看看你的nai子行不行?”

 

韩晓枫犹豫了一下,半晌才道:“好吧。不过,今天的事要保密,不能说出去,知道吗?我帮你手yin射jing,这还算是职责范围内,其他的传出去我的饭碗就砸了,名声也毁了。”

 

杨伟赶紧赌咒发誓说哪怕坐老虎凳、灌辣椒水也坚决不说,这才逗得韩晓枫莞尔一笑,道:“你就是贫嘴”。说着,从肩膀上褪下吊带,露出了一双坚挺饱满的ru房。她没有戴xiong罩,只用两片ru贴遮住了ru头。

 

杨伟看到美女医生的一对nai子,心里更是激动,伸手揭掉了韩晓枫一只ru房上的ru贴,张嘴亲了上去,含住了她的ru头,使劲儿吮咂。

 

韩晓枫遭到突然袭击,忍不住呻yin了一声,但还是很尽职地帮杨伟套弄着男gen,并没有只顾自己享受而怠忽职守。

 

就在这时,杨伟已经登上顶峰,语无伦次地道:“韩姐,韩姐我要she了……”

 

韩晓枫急忙松开杨伟的男gen去取玻璃瓶,不料已经晚了,乳白色的黏稠液体从杨伟男gen龙头处喷薄而出,几乎全部射在了韩晓枫的大腿和丝袜上。

 

由於韩晓枫的短裙被杨伟掀到了腰间,甚至还有一丝jing液射在了韩晓枫露在丁字裤外的私mao上,盈盈欲滴。

 

韩晓枫狠狠地白了杨伟一眼,娇嗔道:“白忙活了,一滴没保存下来。”一边说,一边从床头柜里取出手纸,去擦大腿和丝袜上的jing液。

 

杨伟嘿嘿讪笑着伸手去抹韩晓枫私mao上的jing液,不料却碰到了她湿润滑腻的si处。

 

杨伟促狭地用手轻轻按了一下,结果韩晓枫猛地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yin,浑身颤抖着将杨伟揽在怀里,使劲儿将杨伟的头压在她饱满坚挺的ru房上,语无伦次地说:“快,快亲姐姐nai子,姐姐要高chao了。”

 

2

杨伟毫不迟疑地叼住了韩晓枫粉嫩娇小的ru头,含进嘴里使劲儿吮咂,又用手再次轻揉起韩晓枫的si处。

 

不到一分钟,韩晓枫就发出一声闷哼,浑身颤抖着达到了高chao。

 

高潮退去后,韩晓枫红着脸白了杨伟一眼,低声说:“今天的事不准告诉别人,否则姐姐永远不理你。”

 

杨伟赶紧赌咒发誓。

 

韩晓枫笑道:“我不信男人发誓的,你巧舌如簧说再多也没用,还是用实际行动来向党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答卷吧。今天我违规操作,还没取得你的jing液。所以,一个礼拜后你还要来一次,除非你想让姐姐下岗丢饭碗。”

 

杨伟赶紧道:“哪里哪里,我一定来,向毛爷爷保证。”

 

韩晓枫道:“你住哪里?联系方式再给我个,我懒得去那些单子里翻找。”

 

杨伟急忙把自己的手机号写给韩晓枫,笑道:“今天是我第一天来深南,还没找地儿住下就迫不及待来学雷锋,自己都不知道会住哪儿。”

 

韩晓枫笑道:“你可真会往自个儿脸上贴金,还学雷锋。不过姐姐倒是可以帮你。姐姐有个朋友是做生意的,刚结婚不到半年,家里有好几套房子,你可以暂时住他们那里。深南的房子不好找。对了,你的工作单位在哪里?”

 

杨伟苦笑道:“我是到深南碰运气的,哪里有什么工作单位。”

 

韩晓枫笑道:“那你更不该盲目租房了。至少也该等工作单位定下来之后,再在单位附近找合适的房子。”

 

杨伟笑道:“那就麻烦姐姐了。我妈说我今年运气格外好,一出门就会踩到贵人,原来说的就是你。”

 

韩晓枫娇嗔着捶了他一下,道:“贫嘴。你等一下,姐姐出去帮你联系一下朋友,看行不行。”说着便起身,整理好裙子后又穿上白大褂,离开了取精室。

 

没过多久韩晓枫就回来了,微笑着对杨伟说道:“搞定了。你现在附近找地方玩会儿,还有两个小时我就下班了。晚上我那朋友请客,为你接风。姐姐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

杨伟赶紧道:“这不合适。我住人家房子麻烦人家,怎么还能让人家再请吃饭?要请也是我请。”

 

韩晓枫笑道:“你是个穷学生,拿什么请?人家可是有上亿资产的大富豪。你请人家去地摊儿吃拉面人家也不去啊。你那点钱拿不出手的。晚上乖乖去陪姐姐吃饭好了。”

 

杨伟无奈,只得答应了。

 

坐在富丽堂皇的豪华包间里,杨伟觉得有些像做梦。

 

他人生二十三年的运气一直平平,甚至连一毛钱都没捡到过,却不料来到深南后的第一天,就以极其诡异的形式,遇到了美女医生韩晓枫,然后又在她的帮助下,坐在了这间豪华到奢侈的酒店包间里。

 

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乞丐,饿得发昏的时候,天上掉下一个馅饼,刚好砸在他的头上。

 

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,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,念大学的时候,曾在校园里贴了一张题为“天上掉的馅饼必然有毒”的大字报,一时间广为流传,使他名利双收,一举成为着名校园悲观主义散文派领军人物,并成功俘获校花萧月芳心。

 

但现在发生的事,却的的确确是天上掉馅饼的事,偏偏又让他感觉不到馅饼有毒。

 

他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大学毕业生,穷得叮当响,一没有钱,二没有地位,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被利用的价值。

 

杨伟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只能把一切归结为缘分。

 

因为缘分,他才会心血来潮,鬼使神差地去捐jing;因为缘分,使他遇到了韩晓枫这位好心的美女医生;因为缘分,他与韩晓枫还发生了一些男女间比较亲密ai昧的事;因为缘分,他坐到了这个豪华到极点的包间里。

 

杨伟跟韩晓枫坐在包间里,随意地聊着ai昧的话题,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

没多久,包间门打开,穿着制服丝袜的漂亮女服务生引领着一男一女走进包间。

 

男的儒雅帅气,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显得格外精神。女的则娇小妩mei,披肩长发、不施粉黛,穿着一件湖绿色旗袍,旗袍开叉很高,露出了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双腿。她的脖颈修长白皙,十指纤纤,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灵秀之美。

 

杨伟看着女人,居然有一种很面熟的感觉。

 

女人极其漂亮,比起萧月来也不遑多让。xiong前虽然没有韩晓枫那样宏伟硕大,但她身上那种优雅高贵、温婉娇怯的气质,似乎又比韩晓枫高出一线,看得杨伟心里怦怦直跳,xia体居然起了反应,迅速地膨胀了起来。

 

韩晓枫起身,很亲热地跟俩人打招呼,指着杨伟说:“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大学生,杨伟。”又向杨伟介绍俩人:“这位是赵广群先生,有很多生意产业;这位是他的太太,何芸女士。”

 

杨伟急忙站起身,含笑向二人点头致意,说:“赵先生赵太太好。真不好意思,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

赵广群爽朗地笑道:“不麻烦。我们夫妻跟韩医生是好朋友,她交代的事,我们不折不扣要坚决办好。”说着,向杨伟伸出手来跟他握手,说:“其实大家都是年轻人,在一起有共同语言的。我们夫妇年龄大些,也不过才二十七八。以后你别喊我们先生太太,怪别扭的。你叫我赵哥吧,那是你何姐。”

 

杨伟急忙喊“赵哥,嫂子”。

 

赵广群随和地一笑,说:“坐下谈,不要拘束。菜马上就上。”

 

娇媚少妇也向杨伟微笑致意,脸色有点微红。

 

吃饭的时候,赵广群很随意地问了下杨伟哪个学校毕业,读什么专业,家住哪里,父都从事什么职业等等,杨伟都很老实地招了。

 

赵广群提议喝一些酒,杨伟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

他的酒量恢弘,在大学里曾大杀四方。

 

不过,在跟赵广群坐到一起端起酒杯后,他才发现自己的酒量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

俩人喝的是五粮液,何芸和韩晓枫则喝葡萄酒。

 

两位女士喝得很优雅,赵广群和杨伟则喝得十分豪迈。

 

两个小时后,四个人喝得都有点高,赵广群提议去跳舞,韩晓枫热烈拥护,说好久没瞻仰跳舞皇后的舞姿了,何芸赶紧红着脸说“哪里,跳得不好”。

 

3

四人开车开了好久才来到一家舞厅。

 

这家舞厅没开在市中心,而是开在深南市郊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上。

 

下车的时候赵广群微笑着对杨伟说:“这家舞厅很特别,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。”

 

果然,在舞厅门口,赵广群四人被两个保安拦住了。

 

赵广群微笑着掏出一张金色卡片,又指了指杨伟等人说:“我朋友。”

 

保安狐疑地看了杨伟一眼,道:“进去后要守规矩。”

 

赵广群笑道:“放心吧。我跟你们刘老板多少年的关系了,还能砸他生意吗?”

 

舞厅的光线很暗。四人坐下后,赵广群点了些酒水。

 

一支曲子很快结束。

 

片刻后,下一支曲子响起,是慢四的节奏。

 

赵广群很绅士地向韩晓枫邀舞,结果韩晓枫微笑着拒绝了,说:“嫂子在,你也敢跟别的女人跳舞?还是陪嫂子跳去。”

 

赵广群无奈地挽着何芸的手下了舞池。杨伟看了韩晓枫一眼,笑道:“不知道我能不能请韩姐跳一支舞。”

 

韩晓枫愉快地答应了。

 

杨伟揽着韩晓枫的纤腰滑入舞池,合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。

 

萧月是学表演艺术的,舞蹈是必修课之一。而且,萧月的母亲是音乐教师,这让萧月从小就接受了很系统的声乐形体训练,跳舞跳得极好,是交大的“舞蹈天后”。

 

当年为了追萧月,杨伟除了在校园电线杆上发表了那篇着名的《天上掉的馅饼必然有毒》大字报外,还刻意苦修了各种舞蹈,最后居然也凭着健美的体魄和俊朗的外表,成为交大着名的“舞蹈王子”。

 

揽着韩晓枫的腰滑入舞池后,杨伟就像战士来到了久违的战场,舞姿优美、技巧熟,轻歌曼舞、飘逸潇洒。

 

对杨伟高超的舞技,韩晓枫表现得又惊又喜,拧着他的胳膊娇嗔道:“你个坏孩子,刚毕业就跳舞跳得这么好,是不是大学里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到这种事上去了?说,大学里睡了几个女孩子?”

 

杨伟被她掐得直抽冷气,一边咧着嘴告饶说“姐姐饶命”,一边报复性地把手从她裙下探入,摸上了她挺翘的pi股。

 

韩晓枫娇嗔着捶了他一下,说“不要”,却被杨伟更紧地搂进怀里,一手揽着她的纤腰,一手在她挺翘的pi股上游走,又用早就硬得不像话的下ti,隔着韩晓枫薄如蝉翼的裙子,死死地抵在她的三角地带上。

 

韩晓枫在杨伟怀里挣扎了几下,没戴xiong罩的nai子在杨伟xiong前不断蠕动揉搓着,结果更加激起了杨伟的情yu。

 

杨伟低下头,温柔地把唇印在了韩晓枫的额头上。

 

韩晓枫呻yin了一声,不再挣扎,反而抬起头来,双眼迷离地向杨伟索吻。

 

杨伟毫不客气地将唇印在了韩晓枫温润柔软的双唇上,用舌头撬开几乎毫无反抗斗志的韩晓枫的唇,探进了她的嘴里。

 

韩晓枫伸手揽住杨伟的脖子,一边随着音乐的节奏曼舞,一边跟杨伟激烈地接吻。

 

杨伟更加激动,不管不顾地将手移到韩晓枫肩上,勾住她的吊带轻轻拨了一下,就让韩晓枫的吊带顺着手臂滑了下去,露出了她洁白的xiong膛和右边的ru房。

 

杨伟激动地将手移到韩晓枫坚挺硕大的nai子上,将她ru头上的ru贴撕掉扔在脚下,低头含住了她的半个nai子,使劲吮咂。

 

韩晓枫的ru头似乎格外敏感,被杨伟含到嘴里后,立刻起了反应,激动地将头仰向身后,使劲挺起xiong,让nai子更紧地压在杨伟脸上。

 

杨伟有些心虚地看向四周,发现舞池里并没有其他人注意他们。而且,像他们这样亲密狎昵的大有人在,有个年轻女孩甚至脱掉了裙子和内裤,跟一个高大英俊的中年男人抱在一起亲吻舞动。她的下ti完全赤luo,只穿着一双xing感的网格黑丝袜和一双高跟黑皮鞋;上身则穿着件吊带紧身小衫,短得只到腰部,下ti和si处完全遮不到。

 

杨伟受到鼓励,胆子也变得更大起来,一边吃着韩晓枫的nai子,一边把手摸到了韩晓枫的si处,揉搓着她浓密的私mao,又把手探到了更深处。

 

韩晓枫的下ti已经湿得一塌糊涂。但就在杨伟想把手指更进一步的时候,却被韩晓枫拦住了。

韩晓枫坚定地看着他,说:“不要这样好不好,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。”

 

杨伟苦笑着用坚挺的下ti蹭了蹭韩晓枫的大腿,道:“韩姐你是医生,你应该知道这样憋着对男人身体很不好的。”

 

韩晓枫想了想,道:“我帮你想别的办法,让你she出来吧。”

 

说完,韩晓枫把手探向杨伟的下ti,轻轻帮他解开腰带,连着内ku一起给他褪到了脚下。

杨伟配合地挪动了下脚步,踢开了掉落在地上的裤子。

 

这时,他的下ti已经完全赤luo。

 

韩晓枫用手握住了杨伟狰狞的男gen,轻轻cuo动着。

 

杨伟舒服地呻yin了一声,抱怨道:“又是用手,太悲剧了。”

 

韩晓枫狡黠地笑道:“这次不用手,给你换个新花样。”说着伸手将裙子撩了起来,微微分开双腿,道:“cha进来吧。”

 

杨伟激动地睁大了眼,喘息着问:“你是说,我可以cha进你的身体?”

 

韩晓枫红着脸娇嗔道:“谁让你cha入身体。我是说你可以把你的男gen cha入我的大腿间,我用大腿夹着你的东西帮你射jing。”

 

杨伟顿时兴致索然,道:“悲剧。”但还是挺着坚挺的男gen cha进了韩晓枫的两条大腿之间。

韩晓枫在杨伟的男gen cha入后,紧紧地将自己的双腿并拢,用一种很妖mei的姿势扭动着双腿,顿时给杨伟带来了全新的刺激。

 

杨伟的男gen cha在韩晓枫两条赤luo的大腿间,韩晓枫湿润的si处刚好压在了他的男根上。就在她niu动双腿的同时,她粗糙的si毛和娇嫩的si处也在不停地与杨伟的男gen进行着摩擦。这样一来,不仅杨伟受到了巨大的刺激,连韩晓枫也得到了强烈的kuai感,一边扭动着大腿,一边咬着唇呻yin着,对杨伟道:“快,用你的手来揉我的nai子,用力些。”

 

杨伟这时也是十分情热,一只手揉捏着韩晓枫的pi股,一只手握住了她的nai子,用力揉搓着,同时又俯下身去,跟韩晓枫再次热吻到了一起。

 

韩晓枫的呻yin声越来越大,一只手也在杨伟赤luo的大腿上胡乱抚摸着,另一只手则去轻轻按摩他的子孙袋。

 

没过多久,韩晓枫的身子猛地剧烈痉挛起来。

 

她激动地用手使劲捏着杨伟的pi股,双腿绷紧,死死地jia住杨伟的子孙gen,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。

 

就在这时,杨伟也达到了高chao,龙头一松,一股股男人的体ye飙she而出。

 

随后,他听到身前传来一声惊呼。

    / 未完待续 /    

惊呼声是谁发出来的?杨伟以后就这么跟韩晓枫玩吗?

▼戳【阅读原文】查看高潮后续!


小说《共享妻子的幸福生活》已在微信公众号“酷炫好书”火爆上线

关注酷炫好书微信公众号:kuxuanhaoshu

发送书号:3046,获取全部章节

猜你喜欢

朽木可雕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王牌神医》王牌神医连载

王牌神医(连载)王牌神医作者:朽木可雕书号:29102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673.7万一个医院的临时工,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!\n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,靠一腔热血成为

2019-02-22

小妖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最强神眼》最强神眼完结

最强神眼(完结)最强神眼作者:小妖书号:27224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437.2万拥有最强神眼的张均,凭借一双火眼金睛,玩赌石、当神医,拯救世人!应版权方要求,继续阅读《最强神

2019-02-22

零零猫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龙都兵王》龙都兵王连载

龙都兵王(连载)龙都兵王作者:零零猫书号:31060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175.4万落魄小子投身军旅,一朝销声匿迹,再无消息。六年之后,却发现当年的女朋友一直在等着自己,从未改

2019-02-22

吃肉和尚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桃运神医》桃运神医连载

桃运神医(连载)桃运神医作者:吃肉和尚书号:34177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377.8万趴美艳寡妇墙头看表演,抱玉女校花进小树林,被身材惹火的富家女带回家……\n种种田,赚赚钱,

2019-02-22

大元帅都市作品 男频小说《异能小农民》异能小农民连载

异能小农民(连载)异能小农民作者:大元帅书号:38742类型:男频都市字数:401.9万吊丝小农民偷看美女时意外堕崖后获得神奇异能,不仅能种地,更能治病;性感御姐,极品校花,刁

2019-02-22